您好,欢迎访问中国情感网,愿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!

pua五步陷阱(识别爱情骗术“五步陷阱”)

来源:中国情感网 2021-10-18 23:08:51 分类:分手挽回 阅读:

 

pua五步陷阱(识别爱情骗术“五步陷阱”)PUA,全称Pick-up Artist,意为搭讪艺术家,2008年进入中国,产生了诸多流派,出现了一些诈骗形式的不良PUA,通过“推倒”女性、物化女性的“泡学指南”,实施情感诈骗,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“猎物”。

目前PUA行业有其存在的土壤,符合中国当下青年男女的婚恋需求,其中部分原因是性教育缺失,因此,作为公益组织,孔唯唯希望增强性教育基础板块,谴责并制止不良现象。

2019年5月,22岁的白领小白在家玩一款名为《不良PUA调查实录》的角色扮演游戏,她越玩越觉得不对劲,情节似乎在自己的恋爱过程中上演,“这些套路怎么那么熟悉?”

小白怀疑自己陷入了不良PUA制造的感情陷阱。

PUA,全称Pick-up Artist,意为搭讪艺术家,兴起于美国20世纪60年代。最初含义是简单搭讪,后演变为两性交往的社交学说,内容涉及搭讪(初识)、吸引(互动)、建立联系、升级、确定关系等等。

PUA进入中国,产生了诸多流派,出现了一些诈骗形式的不良PUA,通过“推倒”女性、物化女性的“泡学指南”,实施情感诈骗,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“猎物”。

2019年5月9日,江苏省公安厅网安总队、连云港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成功查处一起搭建网站兜售非法PUA教程,传播涉及实施诈骗、淫秽色情等违法信息的案件。作为全国首例查处违法PUA的案件,不良PUA再度成为公众热议焦点。

但对于公益组织小红帽公益(以下简称“小红帽”)、制作《不良PUA调查实录》的大学生团队等众多反PUA志愿者来说,抗争不良PUA的道路还很漫长。“小红帽”创始人孔唯唯告诉南方周末,越来越多像小白这样的女性,通过网络向他们倾诉遭遇、寻求帮助,但PUA行业依然缺乏有效监管。

当爱情成为骗局

2019年的夏天,长沙绿树成阴,玩着《不良PUA调查实录》的小白心绪不宁。

她与男友是网络相识。和游戏中的“浪子”模式相似,男友常常在朋友圈里表现出自己出入各种高档场所,聊天也有意无意透露有留学经历,去过很多国家。在外贸公司工作的小白对他很好奇。

第一次见面,印象还不错。后来想起来,有些奇怪的是小白发现对方总拿着手机拍摄她。小白还发现,对方把她的照片发上网络,还与人在聊天,当时男友的解释是向朋友介绍新的女朋友。

怀疑之下,小白决定直接摊牌,问男友是不是学过PUA,男友一口否认,但小白在他的iPad上翻到了一个名单,记录着七八个女孩子的名字、联系方式、备注等,年龄最小的生于2001年,最大的1993年。

小白通过名录联系到部分女生,证实了自己的猜想。小白想分手,但是男友威胁她,如果分手就将她的视频发布到网络上。纠缠中,小白深感痛苦,找到了“小红帽”,寻求解脱办法。

“当时最大的希望就是分手,不纠缠!”小白对南方周末表示,不管对方同时与多少人谈恋爱,只希望早日结束这一段“原以为可能会白头到老的感情”。庆幸的是,小白最终彻底离开PUA男。

“但是她将需要很长时间来疗愈。”

孔唯唯的手机里,有一千三百多个联系人,小白的故事在其中很常见:偶然发现不对劲,最后感觉受骗。不只被欺骗感情,还有人遭受暴力,被骗取钱财,甚至发现自己成为PUA团队教学资料……很多受害者会在感情里折腾好几年,才能真正走出来。她们找到孔唯唯,“有的倾诉完就离开了,有的则留下来,成为义工团的一员”。

孔唯唯认为,受到不良PUA伤害的女性心理创伤几乎不可逆,分别产生不同程度的创伤应激障碍,抑郁、狂躁、多疑、情绪失控或噩梦连连,“和普通失恋不一样,很多受害女性会怀疑男性、厌恶男性,从而抗拒亲密关系”。

“一个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转变?”

2015年,孔唯唯注意到PUA。当时一位男性好友去成都学习PUA,“花了两万块,回来后判若两人,衬衫、笔直的裤子、皮鞋和油头成为他出门的必备打扮”。

随后,这个男生开始频繁骚扰身边的女性,“甚至会想教我如何‘泡男仔’。”在一次聚会上他醉酒,逼着孔唯唯要另一个女生的联系方式,还说了粗话。孔唯唯拒绝了,并和这个男生断了联系。

“一个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转变?”孔唯唯对PUA产生了兴趣。之后,和一个读初中的网友聊天,孔唯唯发现PUA存在低龄化的趋势,这个男孩要咨询性教育,后来转去学PUA。

2015年,在社工系读研究生的孔唯唯成立了“小红帽”,“决定尽自己的能力帮助PUA受害者”。目前核心团队成员有15人,都是志愿者。

成立五年来,“小红帽”先做科普,“让大家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,要辩证地看待”。然后做干预,孔唯唯和团队成员不断接访不良PUA受害者,提供一对一的社工服务支持,“教大家如何正向地去爱,正确地去爱”。当然,也要做足够的调研,“拿出科学的干预方案”。

2018年下半年,孔唯唯做了一项关于“PUA认知概况与婚恋价值观”的调查。这份调查主要通过特殊渠道面向PUA学习者、接触者进行精准投放,有效回收问卷六百多份。调查问卷显示,PUA学习者中,15岁至24岁的年轻人占65%,本科学历超过50%,硕博学历10%。

她发现,不良PUA存在大量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的行为,包括将情侣间的视频、女性照片上传网络,侵犯他人隐私乃至涉黄,触犯法律;而PUA教程中的“榨取技术、逆向合理化、夸大错误、推拉”等技巧,则可能对同居伴侣进行身体、精神、性及经济方面的侵害。

2018年5月,媒体曝光了不良PUA组织“享妞军团”,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们把被骗的女性称为“猎物”和“宠物”,交流各种经验心得。该事件引起了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4名大学生的注意。他们以“维纳斯的病历本”为名,创作了游戏《不良PUA调查实录》,“小红帽”受邀为辅导老师。

这款游戏的设计主旨是任何一个女生都有可能成为不良PUA的目标。

在游戏里,玩家扮演的“庄舟”是一位24岁女记者,任务是以卧底的方式调查国内不良PUA的现状,身份可选为学生、白领、美术老师,然后有三条路径:下载社交软件、跟同事去联谊,以及逛艺术展,分别对应了PUA塑造的“浪子”“帝王”“诗人”三种人设,之后游戏进入核心的“五步陷阱法”。

“五步陷阱法”是PUA一个流派里的技法名词,指好奇陷阱、探索陷阱、着迷陷阱、摧毁陷阱和情感虐待陷阱,每一步包括建立人设、给女生分类、建立契约、情感指责、价值榨取等内容。五步环环相扣,层层递进,有时还会搭配僚机(PUA社群里的帮手)。

手游一上市,便引发很多人的关注,小白这样的年轻女性从游戏中了解不良PUA,而更多的人则惊叹,不良PUA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当PUA成为一门生意

2008年开始,PUA在国内风靡,涌现了诸多提供PUA教学的公司,发展出诸如“冷爱模型”“五步陷阱”等理论,PUA线下课程纷纷开设,逐渐形成产业链。

其基本模式是,利用免费公开课和直播吸粉,在微信上进行简单的指导,订单成交后按价格导入不同层级社群、享有不同的权益。除了线上咨询,PUA公司还会开设实操班,价格在两千至上万元不等。

孔唯唯的朋友参加的“浪迹教育”,是圈内号称“大神”级的王环宇在2015年创立的公司,在短短两年,发展为拥有500多名员工、13名导师的大机构,号称一年内为8万名男性解决了恋爱问题。

2017年,浪迹教育改名为浪迹情感,获得融资2000万,估值2亿,计划在A股上市。但当年10月,4名前学员把浪迹情感告上了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。前学员称,花了29800元参加“导师培训计划”,但培训内容与“培训计划”完全不符,几乎都是如何引诱异性以及“把控”异性感情,他们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培训,要求返还学费。

2019年6月,法院正式宣判,认定浪迹情感的培训内容违反社会公序良俗,判决合同无效,返还前学员学费。

反PUA志愿者阿澜也是在2016年开始,不断举报揭露PUA机构违法作恶行为,其中包括浪迹情感。

2014年,在一次失败恋情后,阿澜加入一些PUA网友群,希望学习如何与女生交流。之后,他花了998元买了浪迹团队的网络课程,在内部群里看到一些PUA机构导师与学员在微信群里发女生被诱骗TD(推倒)的私密照片和聊天记录,并相互讨论、交流经验。

看到越来越多的受害者,阿澜决定不再沉默。为了让公众了解不良PUA,他曾在家里,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收集PUA机构的视频,并剪辑成几个短片。这些短片很快引发了上百万的关注度。

但这样的曝光,依然很难撼动PUA产业。不良PUA相关案件进入刑事程序很难。孔唯唯发现,“百分之一都不到,一些受害者只提起民事诉讼,更多的人自认倒霉。”

孔唯唯认为,打击不良PUA组织,要根据其不同的产业模式,一种是“卖结果”,即录制课程,将“推倒”女性的不雅视频刻录成光盘,售卖牟利。这种模式,警方可以直接找到源头的PUA组织,很容易认定为犯罪。

而另一种是“卖过程”模式,号称自己提供的是知识服务,某种技巧或价值观,“这是目前PUA业内最常见的形式,也是令警方和监管部门最头疼。这样很难将学员的犯罪行为与组织形成关联。”

2019年5月,江苏查处全国首例违规违法PUA案件后,孔唯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其积极意义是警方直接打击传播PUA非法内容的网站、平台,直接作用于源头。

江苏省公安厅网安总队互联网安全监督管理科科长宋励在接受《社会与法》采访时表示,对于网上传播不良PUA的行为,将会从打击和预防两方面入手。警方将会依据网络安全法、治安管理处罚法,甚至刑法来加大对这种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。

男性也是受害者

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者Rachel oNeill博士研究PUA长达十年,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PUA本质上为男性提供一个和女性互动的脚本。在引诱女性的过程中,女性不是重点,重点是男性对性关系的绝对主导权力。在这个过程中,男性也丧失了维持长期恋爱关系的能力,被鼓励变得自私自利,将自己的欲望置于一个远远高于女性的位置。

为此,孔唯唯在接受采访时认为,不要片面地把所有学习PUA的人都当成洪水猛兽,“很多男孩学PUA初衷是好的,是学了之后被带偏的,做公益不是要把别人推开,而是要把他们拉回来”。

而不良PUA也存在男性受害者,男性受害者也被称为“泡学中毒”,主要表现在耗费大量金钱学习PUA,价值观扭曲,正常社交失常等。

“他们既是这门技巧的施害者,同时又是受害者。他们主动找到我们说自己中毒,希望得到‘小红帽’帮助。”当时“小红帽”内部也出现了争议,“有的义工无法理解,为什么要去帮男孩子”。

最终他们选择了接纳男性受害者。

孔唯唯认为,目前PUA行业有其存在的土壤,符合中国当下青年男女的婚恋需求,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性教育缺失,作为公益组织,她希望增强性教育基础板块,谴责并制止不良现象。

2019年7月,在武汉召开的中国性学会2019学术研讨年会上,孔唯唯受邀分享PUA议题,获得现场专家学者关注。有专家学者表示,PUA作为舶来品,不管是心理领域抑或是婚姻行业协会都没有明确承认其行业归属。但是,这个行业想要合法合规地存在,必须改变以榨取异性为目的的价值观,要将培养正确、积极、科学、合法的价值体系放在行业标准的首位。

而面对PUA缺乏有效监管的状况,亟待加强第三方监管。

 

上一篇:78个打动人心的说话技巧在线阅读(聊天技巧幽默追女孩子)

下一篇:官方通报“全村脑中风”医保事件(医保报销资格被暂停)

相关推荐

关注我们

    中国情感网-分享实用的情感知识_助您获取幸福!
返回顶部